懷念甘戈斯先生


發(fā)布時(shí)間:

2023-09-11

近日,南通迪賽從舟山船廠(chǎng)接回一批主機翻新修理工程。船名:Flag Gangos。乍聽(tīng)船名,第一反應:這是紀念該公司資深機務(wù)甘戈斯先生的吧! 因為該輪船東公司是希臘的Golden Union Shipping。

 

圖片

2005年夏天,我進(jìn)入了航運相關(guān)行業(yè)。隨后幾年,天天在船廠(chǎng)跑。那時(shí)Golden Union與Cosco合作非常好。甘戈斯先生也成了船廠(chǎng)???,我們三天兩頭能碰面。

對甘戈斯最直接的印象,他就是一位圣誕老人。感覺(jué)甘戈斯個(gè)子不高,可能也并不矮,主要因為胖的緣故,再加上他留著(zhù)花白的八字須,人又特別的喜感,所以就成了身邊的圣誕老人。

甘戈斯先生聲音洪亮,中氣十足,常常未見(jiàn)其人,先聞其聲。邊說(shuō)話(huà)邊打手勢,面部表情生動(dòng)活潑。他為人爽朗,對人友善,理所當然在中國有了很多朋友。也有幾位服務(wù)商在他幫助下,把船貿業(yè)務(wù)做得風(fēng)生水起。

Golden Union也是當時(shí)所在公司VIP客戶(hù),甘戈斯為人豪放,老幼皆處,所以深受我們敬重和喜歡。后來(lái)某個(gè)夏天,在舟山本島去秀山島渡輪上遇見(jiàn)了他,大聲喊他的名字,非常驚喜的遇見(jiàn)。一段愉快的交流,久別重逢的感覺(jué)。舟山本島到秀山島,也就十幾分鐘的渡輪。短暫的交流,然后我們互道再見(jiàn)。

人生無(wú)常,生死有命;那次再見(jiàn),再無(wú)相見(jiàn)。中間我轉崗做了項目管理,三年后才重回經(jīng)營(yíng)團隊。記不起是哪一年,在比雷埃夫斯拜訪(fǎng)Golden Union公司,再次聽(tīng)聞甘戈斯,竟是斯人已去的消息!聽(tīng)說(shuō)是某次去往香港航班上,心臟病突發(fā)去世。

因為甘戈斯熱情、鮮明、友好,所以始終印象深刻。相信認識甘戈斯先生的朋友,一定都有同感。為了紀念甘戈斯這位資深機務(wù), Golden Union把隨后新造的第一條船以其名命名。一定是因為甘戈斯先生最真實(shí)最鮮明的一面,給同事給朋友給合作伙伴留下了許多念想和美好。

這次因為工作遇見(jiàn)“Flag Gangos”,勾起一段塵封已久的記憶。萬(wàn)物皆有靈,今見(jiàn)此輪如晤舊友。

謹以此文懷念老朋友--甘戈斯。